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056江砚殊:我们可以当朋友吗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    可是不管她愿不愿意,反正江砚殊已经是存在着的了,不往不来不动,她只能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系统幽怨道:【你现在才慌是不是有点晚?当初我一直劝你认真刷好感度,可是你干了什么?】

    云染站起身,加快脚步往病房走去:“虽然没刷到好感度,起码也救了他。他要是敢像对付江顾城那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,他还算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系统又道:【看来你已经完全忘记原主之前找人把他围殴到骨裂的事情了啊……】

    云染闭上嘴,不想再说话。

    她和外婆一起吃了午饭,把带来的干净衣服放进柜子里,把脏衣服打包带走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走出病房的一瞬间,就看见江砚殊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大概是在门外休息了一阵,他通红的眼角已经恢复得许多,颀长的双腿放松地交叠在一起,微笑着朝她一颔首:“本来是想进去看看你外婆的,但是我现在有点发热,就不进去了。下次再来探病吧。”

    云染皱着眉,直视他那双带笑的双眸。

    江家人的长相都很有相似之处。五官秀美精致,眼廓却深邃,生生打破了那种面若好女的柔和感,反而显得冷漠又矜持。

    尤其是,江砚殊笑起来的时候,根本就让人看不透,也不知道他这笑到底是什么意思,是冷笑还是假笑,是算计还是伪装。

    还有,他是怎么知道外婆的病房号码?

    是因为他在监视自己吗?

    监视自己想要干什么?找出她的软肋?

    云染上前一步,走到他面前,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压:“你离我外婆远点!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她自己无所谓,反正这个世界上能彻底困扰到她的难题只怕还没有出生。

    可是老人不行。辛苦一辈子,身体早就被困苦的生活掏空了,子女不孝,又得了肾衰竭的重病,恐怕也活不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江砚殊坐在椅子上,岿然不动,只是脸上流露出一些淡淡的困惑: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就你会装傻!

    云染伸出手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她原本也是想借这个动作增添一点气势,毕竟身高有差距,只能靠武力来增加点筹码。

    谁知道她都还没怎么用力,江砚殊就顺着她的力道往后一仰,后脑勺嘭得一声砸到了长椅后的墙上。

    那声闷响实实在在,听上去就觉得疼。

    江砚殊虚弱地开口:“女孩子这么粗暴,以后会嫁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云染梗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点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她的初衷是想警告江砚殊不要把歪脑筋动到她的外婆身上,有什么事就尽管冲着她来,结果现在这个场面,真像“恶霸”在欺负人家柔弱大少爷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你这样误解我?”因为发低烧,他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浅红色,呼吸急促而滚烫,轻柔地擦过云染的手腕。

    云染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只在实验室和外太空跟新物种和严谨数据打交道的人,让她处理眼前这个麻烦,显然是太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江砚殊伸手按住她的手腕,把她的手紧紧地压在他的衣领上,嘴角微微扬起:“如果是为了上次那个笔记的事情,我向你道歉。如果是因为别的,那我们就该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云染下颚紧绷,眼中突然升腾起了一簇怒火,在她清澈明亮的黑眸中,宛若夜深时的灿烂烟火。

    她压低了声音,一字一顿道:“少装模作样,有话直说,我没耐心跟人兜圈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情势紧张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身后响起了老人熟悉的嗓音:“染染,你刚才不是说要回去复习,怎么还在走廊上?”

    外婆本来想上个厕所再午睡,谁知道就看到外孙女站在走廊上,居高临下、恶形恶状地抓着一个少年的衣领。

    就算想当没看见也不行。

    而那个落了下风的少年长了一张漂亮脸蛋,一看见老人,立刻温柔地喊了一声:“外婆好。”

    云染只想反问一句,谁是你外婆?!

    可惜现在不行。她很快就放开了抓着江砚殊的手,规规矩矩地把双手背在了身后:“他是我……同班同学,刚巧过来看病,是个路痴,跑错地方,我正要给他指路。”

    江砚殊也很快站了起来,抚平大衣上的褶皱,彬彬有礼地开口:“外婆,我叫江砚殊,是云染的同学。云染同学在学校成绩很好,每次都能考第一,我特别佩服她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长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