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新的空气再次席卷,不只是肉体上的疲惫,精神上他也感觉到疲惫,好久没有像这样好好躺下来了,似乎在这一刻,姆特兰斯里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也翩然淡去。
    灵鸟又从竹林中飞走,在湖泊上空盘旋,然后冲向瀑布,在靠近瀑布的时候又调转方向,一举冲了上去,却又在空中一次盘旋俯冲回竹林。
    它就像是为这位新来的客人表演杂技,用这样特殊的方式欢迎他们。
    感觉到湖边有些冰凉,身上也多了一些力气,这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,又将他们三人分别抱进竹林。
    郑鸣这才意识到身体的异常,他现在不仅是没有力量了,而是还是非常虚弱的状态。
    刚才在水里把三人救起来的时候没感觉,这会儿把他们抱进竹林,他马上又感觉那种疲惫感迎面袭来。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仔细回忆之前在,姆特兰斯发生的事情,如果要说原因的话,只有可能是那位神秘老者附身的后遗症了。
    可是这种后遗症竟然能够影响到他的肉体,这就不可思议了。
    按理说那些黑气不可能让肉体存在异常才对。
    他立马想到那颗珠子,赶紧看了一眼手腕。
    还好,珠子没丢。
    “喂,我现在这个状况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 珠子一直跟着他,黑气也是珠子的产物,想必它应该知道一些原因。
    可是珠子一动不动。
    是我刚刚语气不对?
    “你是我大爷行不行,能不能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 这已经算是他对珠子最好的语气了,可是珠子仍然不动。
    似乎想到什么。
    第二状态,开!
    视线里的一切还是没变,竹林还是那片竹林。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不对了,又在脑海里寻找起那张小卡片。
    果然,还是没有!
    这到底怎么一回事?显然没有人回答他,最多只有几道灵鸟的叫声。
    很快郑鸣就不再去向了,毕竟他一直认为,想不通的事情不要一直去向,这样才能过得很开心。
    随后,他又把注意力放回地上的三人,也不知道这片林子会不会有熊之类的东西。
    感受着从湖面上刮来的清风,本来应该是让人觉得凉爽,可是因为浑身都是湿漉漉的,所以觉得有些寒冷。看来不管是不是为了防止野兽袭击,都得烧点柴火了。
    等到身体里的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,他也开始在四周找起干柴,可是不管他怎么找,这林子里都只有干枯的竹叶。
    无奈之下他只能分几次,运了一大堆竹叶回去。
    可是怎么取火啊!
    郑鸣不由再次跌坐到地上,这种地方,找了半天连个破木头都没有,钻木取火都不可能。
    让他用双手去扭断竹子?完全不现实,走几步都感觉很累。
    还在旁边睡着的三位看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    正在他为生火的小事有些无奈的时候,竹林深处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    “是谁!”
    直到那人拿着火把,把周围都照亮了郑鸣才发现。
    却看见来人就是白天遇到的那位大叔,郑鸣不由对其翻了一下白眼。
    “小兄弟,要不要火的勒?”
    大叔此时正一脸憨厚的看着他。
    郑鸣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人是什么意思了,前面表现的像是一个隐世高人,现在又表现得完全是个乡村农夫。
    “要要要!”
    不管他是要干嘛,这种地方要是真的没火,他真不知道晚上会遇到什么东西。
    而且,这里的天黑得这么快吗?郑鸣想到。
    在大叔来的时候,这天色就开始黑了,就好像是刚好卡着时间给他送火一样。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里的天黑得确实很快的勒。”
    大叔似乎知道郑鸣在想什么。
    郑鸣接过火把之后,这才注意到,他身后还拖着一捆竹柴“你这是给我的吗?”
    “给你勒,给你勒。”
    卧槽,白天怎么没发现这大叔这么好啊,郑鸣现在感动得都要哭了。
    赶紧取了一点竹柴,将其点燃,这才感觉暖和了不少,又怕古一他们着凉,把他们向篝火挪动了一点。
    “要吃的不勒?”
    大叔依旧是一副憨厚的样子,郑鸣却突然警觉起来,这人干嘛对他们这么好了?
    “不要了,现在不饿。”郑明还是礼貌拒绝道。
    多次推阻下,大叔才像是理解了郑鸣的意思,然后又二话不说掉头就走。
    “卧槽,什么怪人。”郑鸣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一阵脸抽。
    可是真的好饿啊,而且还很困,眼前的火光越来越模糊,郑鸣沉沉睡去。
    大概十分钟之后,大叔又从离开的方向走了回来,动作很轻。
    走到近处,还不忘捂着口鼻,看了一眼篝火,脸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