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婚独宠:陆少娇妻有点狂 第八十五章:开导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犹豫再三,杜铭才说起了他们的故事,虽然有些隐晦,云依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两个放不下的人,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心意,这就像是一个死结。除非真的有人先放手,不然,只有彼此痛苦这么一个结果。

“我实在不知道,还有什么法子能改变整个局面。”

“如果有人先放弃呢?两个人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当然会觉得辛苦。你知道劝她回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,同样的话,你也可以说给自己听。”

“太难了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过来的,我也执着了七年。曾经以为放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可当你真的慢慢放下,就会发现,其实这件事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。你的人生,不只有你自己,还有你的父母和亲人。你这样下去,他们会担心你的。”

“你是说,我也应该接受我家里人的安排吗?”

“如果我是茗薇,你让我接受家里人的安排,我能反过来问你,你做不到的事情,凭什么来要求我?你要如何回答?”

一时间,杜铭语塞。

“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,如何去要求别人呢?不如你自己试着放下,另一种选择,未必是坏事。”

“我只是担心,自己做不到。”

“可你一旦说破了,你们连朋友都做不成。你想试一试,还是继续维持现在的关系?”

杜铭正是害怕,自己说穿之后,茗薇会跟他翻脸,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“我不想翻脸,不想跟她连朋友都做不成。”

“其实,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。你找凌天,是想听听他的意见。可你很清楚艾茗薇的脾气,说穿以后,反而会让你们见面难堪。”

杜铭点了点头,这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。也正是如此,他才把心里话憋到了今天,没想到,最后还是不能说出口。

“不过,不说出来,也许你会觉得遗憾。”

“可我更不想后悔。”

“看来,你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”

杜铭有些尴尬:“嫂子很聪明,我都没有明说,你竟然猜到我说的是谁。”

“那天夜里虽然不是很清楚,可我看见了,你看她的眼神,和常人不一样。男女之间,无非是那么点感情,也许,凌天早就知道。”

“什么事,我早就知道了?”

陆凌天突然冒出来,险些吓住了云依。

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“你猜猜看。”

他随即坐在了曲云依的身边,见杜铭眉宇间愁色渐渐散去,打趣道:“看来,你已经没有话要跟我说了。”

“正好没事,和嫂子闲聊了几句,你不会吃醋吧?”

“吃醋!除非,你请我们吃饭。就当做,你嫂子开解你的工钱好了。”

“大家都是兄弟,开解一下还要工钱,太黑了吧!”

“亲兄弟还明算账,中午饭你看着办吧!”

最后,两个大男人妥协了曲云依,一起去吃了海鲜火锅。

席间,杜铭以茶代酒,敬他们夫妻二人,顺便问了一声:“凌天,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的心思?”

陆凌天笑而不语,杜铭便有了答案。

“既然你知道,怎么不告诉我?”

“这不是怕你没面子吗?你以为,只有我看出来了吗?恐怕,只有你们两个局中之人看不清。”

“小羽这家伙也知道,居然不出声。”

“给你留面子而已,别多想。”

杜铭不屑地嘁了一声:“不过,说出来,心里真的舒服了很多,这得谢谢嫂子这位优秀的倾听者。”

“不用这么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,我也没做什么。”

杜铭心里其实还有一个疑问,他看了看曲云依,干脆当着大家的面,一起问了。

“凌天,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。这么些年,你也没能接受茗薇,是不是因为,一早就知道,我喜欢茗薇,所以,你才一直拒绝她?”

陆凌天笑道:“有一句话俗话说,兄弟如手足,女人是衣服。我只问你,见过外面没有手足的残疾人,不穿衣服出来的吗?”

曲云依一愣,明白他的意思以后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以前还觉得,这不是一句好话,从陆凌天嘴里说出来,这话又成了一句很中听的话了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偏偏杜铭傻乎乎的,竟然没听懂陆凌天的意思。

“如果,你现在和我说,你看上的是我老婆,我一定把你打得下半身瘫痪。”

“这么狠?好歹大家是兄弟!”

“你都要抢我的衣服了,谁管你兄弟不兄弟的。”

男人之间的话题在云依看来,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。即便像陆凌天他们这样生活在贵圈里的人,也会有最简单的感情,就像他和杜铭之间的情份。

至于杜铭那个问题,陆凌天有没有实话实说,她也是后来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